首頁 > 新聞中心 > 縣市新聞 > 靖州縣 > 正文

武陵文化 發現│靖州“新廠戰斗指揮部”

1

“新廠戰斗指揮部”紀念碑。

2

“新廠戰斗指揮部”入口。(資料圖片) 

3

新廠戰斗油畫。(張景武 攝)

4

“新廠戰斗指揮部”雕像。(張景武 攝)

背靠斗篷山,環繞水稻田;古柏立風景,開門見青山……在靖州新廠金星村苗寨,有一座清道光年間修建的大宅院,這座大宅院就是紅軍長征過靖州、威懾敵人的“新廠戰斗指揮部”。

“新廠戰斗指揮部”的前身亦是金星村路屯的“羅氏宗祠”。指揮部院落分為前院、廳廊、連廊、正殿,寬敞透亮,既適合家族祭祀祖先,也適合農耕坐井觀天。院落里的古柏樹,百年風霜,枝繁葉茂、四季常青,見證了當年紅六軍團首長們忙碌的身影,也見證了新廠歷史的發展變化。

史料記載,1934年9月18日,任弼時、肖克、王震領導的紅六軍團從通道縣進入靖縣新廠后,就把這座院子為軍團的機關,在這里組織策劃、指揮9月19日的新廠巖崖山戰斗。紅六軍團將士除了在金星村宿營,還在皇甫、善理、燕團、覃團、可團、姚駙馬、團頭、炮團、四鄉所等地宿營。紅軍將士對當地群眾財物秋毫無犯,即使用了老百姓的一些物品,也是按照高于當時市場價的標準給予了補償。附近老百姓也是熱情為紅軍官兵提供住宿、就餐的方便,與紅軍結下了深厚友誼。金星村的白頭苗族同胞還在年年用多聲部的四鄉山歌歌唱紅軍,用自編自導的歌舞《十送紅軍》紀念紅軍。

靖州縣委宣傳部原副部長張景武告訴記者,“新廠戰斗指揮部”院落隔壁的老羅,至今還收藏著當時肖克將軍住在他家時送給他奶奶凌銀貴老人做紀念品的銅板。當時,肖克將軍一共送了2塊大洋3塊銅板。后來,因為生活所迫,凌銀貴兒子用掉了2塊大洋、2塊銅板。一枚小小的銅板,無聲地訴說著當年紅軍將士不拿群眾一針一線、視群眾如親人的高尚情懷。

關于紅六軍團的在靖相關史事,指揮部圖文展覽亦有介紹:1934年9月14日,紅六軍團十七師所屬3個團由綏寧縣杉木橋(后屬通道縣)進入靖縣寨牙,先后在寨牙巖腳、江東額溪、流坪、大筍坪沿線偵察,并在與通道縣接界的倒水與當地民團發生戰斗,擊潰民團官兵,進入通道江口,到縣溪與主力部隊會合;9月17日,紅六軍團攻占縣溪;18日,紅六軍團撤出縣溪,分兩路進駐靖縣新廠地區;9月19日,軍團負責人充分利用當地巖崖山、金線吊葫蘆一帶三面環山的有利地形,引誘立功心切、脫離主力的何平補充總隊第二總隊二、三、四團進入巖崖山、金線吊葫蘆包圍圈,當天殲敵300余人,俘虜200余人,繳槍400余支,擊斃汪營長等敵軍頭目;9月20日,紅六軍團兵由新廠、藕團分兩路進入貴州黎平潭溪、邱團。其中,紅十八師在龍云師長帶領下,在與平茶接界的潭溪,順利擊潰一邊配長槍、一邊配煙槍的黔軍周芳仁旅一部,殲敵70余人。

張景武說,新廠戰斗是紅六軍團西征以來,以較小代價,擊潰敵軍一個縱隊的重大戰斗之一,不但沉重打擊了國民黨反動派的囂張氣焰,使之不敢輕易尾隨,同時也有力鼓舞了紅軍將士的士氣。由于中革軍委之前有補充訓令要求紅六軍團“沿通道、錦屏線路往湘西與賀龍部隊會合”,以及此時湘軍主力、桂軍19師在靖縣縣城以北大量布防、攔截紅六軍團北上湘西與賀龍部隊會合,20日那天,紅六軍團經藕團、平茶挺進黎平。在潭溪迅速擊潰黔軍周芳仁旅一部,成功打開入黔大門。為中央紅軍實施戰略轉移以及二個月后毛澤東同志在通道會議上提出“放棄繼續北上湘西與賀龍部隊會合的計劃,轉入敵軍相對薄弱的貴州”主張,提供了路線遵循和重要依據。

據了解,自上世紀七十年代以來,靖州縣委、縣政府通過爭取上級支持、統籌安排本級財政資金、鼓勵社會資金投入,先后籌措資金2000余萬元,建設了新廠戰斗紀念碑、紅軍烈士墓,擴建了紅軍紀念園(含3處牌坊,紅軍長征詩詞碑廊,紅軍浮雕,紅星樓,紀念園區道路,紅軍井等),整修了新廠戰斗指揮部陳列館;在新廠、藕團、平茶陸續新建、整修紅軍橋、紅軍亭等6處。靖州2015年先后將新廠戰斗舊址群爭取獲批湖南省文物保護單位、湖南省國防教育基地;2020年爭取獲批湖南省愛國主義教育基地。2020年5月,省委宣傳部、省文旅廳將靖州列入長征國家文化公園(湖南段)通道轉兵紀念地核心展示區園、通道-靖州-黎平轉兵西進核心展示帶。(文/圖記者 陳甘樂)

版權聲明:本網所有內容,凡注明“來源:懷化日報”“來源:邊城晚報”“來源:掌上懷化”“來源:懷化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懷化新聞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布/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懷化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責任編輯:余來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